當前位置:首頁 > 文壇藝苑 > 文學 > 內容

文學

深情防城港

點擊:    作者:磨金梅    編輯:謝煥權    錄入日期:2018-11-26 14:42:36

那天參加完市作協組織的采風活動后,從港口赴南寧開會,我坐的是動車,從防城港北站到南寧東站,大概一個小時可以到達。車窗外,各種景物如一幅幅風景照飛快掠過,讓人還來不及看仔細就已經成為了背影。想起我的指導老師,那個頭發早已花白的老人,多年前在防城港至南寧沒有開通動車時,曾一次次獨自乘坐班車,從南寧到港口,再從港口到南寧,每一趟抵達都要花上近三個小時,那是怎樣孤寂的旅途!

有一次采風活動結束后,我們一起去到了防城港汽車站,我回上思,他去南寧,不一樣的路程,但所花費的時間大致相同。我所乘坐的班車先到了,乘客們紛紛上車,我想跟老師道個別,轉身卻不見了人影,打了好幾次電話也無人接聽。隨著人群一步一回頭地登上客車,我心黯然如迷失的孩子。就在我強掩心中難過時,一轉身卻看見老師拿著礦泉水焦急地從車門口向我走來。我轉悲為喜,嗔怪道:“你剛才上哪去啦?讓我找不到你!”“路途那么遠,怕你渴著,我給你買礦泉水去了。”老師把水遞給我,從他凝重的臉上和眼睛里,我讀懂了他對我的關切。

從港口到上思,不過百來公里的路程,可是因為沒通高速,有一段路又年久失修坑坑洼洼,汽車要一路晃蕩將近三個小時才能到家。我想,老師是擔心我路上的安全吧!畢竟是一個小女子,要獨自面對一個那么漫長的過程,多少總是讓人有些不放心。

記得我第一次獨自從港口搭乘班車回上思,是2009年的初冬。那一天,單位派我到市里開會。下午會議結束后,主辦單位負責會務的同志問我是否需要住宿,我看看時間才四點半,便讓他們送我到車站搭車返程。五點鐘的車票,可我一直等到六點鐘車都還沒有來,車站的檢票員說車壞在路上了,要等等。天色一點一點暗下來,乘客們一個一個的都已經踏上了歸家的客車,空蕩蕩的候車室里唯剩我如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想要打電話給主辦單位的同志來接我去住宿,可剛才自己已經說了要回家,又怎好意思再麻煩人家。可是如果再這樣繼續等下去,萬一今晚沒有車回家,人生地不熟的我天黑以后又該何處安身?我伸長了脖子一遍遍往客車駛來的方向眺望,每望一次,心就會往下沉一點,絕望如咸澀的海水將我一點一點淹沒。正當我惶惶然不知所措時,檢票員的一聲“車來了”及時拯救了我。那一天,回到家已經將近晚上十點。此后單位再派我到市里開會,獨自一個人的我絕對不去,就算是有同事相伴,我也不樂意,想想客車如喝醉了酒的漢子在那段坑大如籮的路面上搖晃著駛過,我的肚子里就會翻江倒海。去市里開會,那簡直是一種折磨。

曾有詩人這樣描繪上思昔日閉塞的交通:“鳥道崎嶇穿嶂過,江流曲折破谷通。南天屏障金甌固,千古巋然御海風。”連綿逶迤的山峰是上思人民的綠色寶庫,但同時也阻礙了上思發展的腳步。當時一位同事的一篇新聞博文里,有這樣一段描述“到1990年,上思縣僅有省道四級公路2條,就是上思到南寧、欽州的2條砂石路,里程也僅有91.4公里。縣道也僅有5條,里程127公里。當時許多客商都笑言由于道路顛簸崎嶇太厲害,到上思考察投資,來時是‘外商’,回去時是‘內傷’。”說起來雖然有點搞笑的意味,但確確實實是上思當時交通狀況的鮮明寫照。

2012年,崇左經上思到欽州的高速公路,及上思到南寧的二級路相繼通車。 我那位從事新聞報道工作多年的同事興奮地在他的博文里寫道:“亙古閉塞的十萬大山一下子打開了三道‘山門’,一門連著南寧首府,一門連著大海,一門連著東盟,從上思到南寧、港口的車程均比原來縮短了一半以上。至此,上思‘上天下海進城出邊’(至機場、到欽州等周邊城市、抵達港口、走出國門)的交通格局初步建成。上思,不再是與世隔絕的山旮旯。

天塹變通途,萬山灑歡聲。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車,將上思與沿海城市、東南亞國家緊緊連在一起,也拉進了上思與東興重點開放開發試驗區、欽州保稅港區、憑祥綜合保稅區等一批重點園區的距離,上思的經濟社會發展從此邁上了‘快車道’。”

欽(州)崇(左)高速公路橫跨欽州市、防城港市和崇左市,是目前貫穿十萬大山地區的首條高速公路,也是打通十萬大山天然屏障,連通桂西南的出海通道及中國-東盟陸路通道中沿海公路的重要路段。該公路通車后,我們到防城港全程高速。但此后無論是去出差還是參加市作協組織的各種活動,我都很少再搭乘班車了。出差有公務車,去參加活動就三五文友駕上自家的小轎車,一路說說笑笑,轉眼間也就到了。

“請問這個動車到南寧大概要多長時間?”正當我望著窗外浮想聯翩時,身旁響起的一個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轉過頭,鄰座的一位大叔正笑瞇瞇的等待我的回答。“大概一個小時就可以抵達。您是哪里的?”“哦,我是湖南婁底的。今年國慶自駕到防城港來玩,覺得這里環境特別好,城市發展得也不錯,就在朋友介紹下在這里買了一套房,冬天我們那里太冷,可以到這邊過春節。我們老鄉在這買房的特別多,今早我出門在大街上還碰到好幾個講我們本地話的……”大叔絮絮叨叨的和我聊著,眉眼間滿是幸福的憧憬。我仿佛看見了他和家人在海邊踏浪嬉戲的場景,他們的歡笑伴著潮漲潮落。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多少人一生所求而不可得的幸福。寫這句詩的海子早已離我們遠去,可是他所描繪的美好卻一直被人們所不斷追尋著,我就是其中之一。

這些年,我一次次從十萬大山來到防城港,一點點見證著她從曾經灰頭土臉的濱海小城,成長為今天光鮮亮麗的現代城市。一條條寬闊平坦的公路四通八達,一棟棟高樓如雨后春筍拔地而起,跨海大橋宛如長虹高架。特別是市政府中心區的建成,那里坐落著的具有濃郁海洋文化特色的文化藝術中心、圖書館等公共文化場館更是我心所向。

每一次徜徉在北部灣海洋文化公園,看紅樹林繁茂生長,為港城編織一片綠色的希望;綠草如茵,座座高樓掩映著紅花綠樹,那是我百看不厭的風景。這里有我的愛戀,有我的夢想。

二十年前,我以為防城港距離我很遠,很遠。盡管在那座素未謀面的小城里,有我心的向往。可是,膽小內向的我,卻從來不敢想象我們之間會有任何的交集。如今,我卻可以時常行走在她的大街小巷,觸摸這座城市令人激動的脈搏,感受她那如朝陽般冉冉升起的璀璨光芒。

“以后不許你再去市里了,每次去回來你的心都不安分,老想著要調走。”那次去海邊采風回來,我再次向老公一臉期翼的談起今后的打算時,卻被老公打趣地嗆了一下。

是呀,看著昔日的同事陸陸續續調到了港城,每天與她朝夕相伴,我總是無比艷羨和悵惘。港城的好友們也經常勸我“心動不如行動”,對此,我只能一笑了之。不是選擇了放棄,而是我想再繼續努力努力,如此美麗的防城港,也只有足夠優秀的我才能配得上對她的深情。

(作者系致公黨防城港市委上思支部黨員)



上一篇 田野上,一個美麗的倩影(外一首)     下一篇: 鐵血雄獅銳不可擋 大國軍魂威震四方     返回列表

廣西網警虛擬崗亭

廣西網警ICP備案

警警
察察
体彩十一运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