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員風采 > 人物寫真 > 內容

人物寫真

吳學斌:讓美麗廣西神游世界

點擊:    作者:何文毅    編輯:致桂宣    錄入日期:2018-12-27 17:24:09

他是第一位以中國畫的形式在英國國會推介宣傳廣西風光名勝的中國畫家。

他說,我們總在講文化自信,文化自信不是顧影自憐,也不是文化自傲。我們總在說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前提是你必須把民族的做強做大,必須走出去,它才能成為世界的,否則,它只能是你村里的。站在新時代的藝術征程上,廣西畫家可以有更多的自信和機遇大膽地“走出去”。

他從藝數十年,以獨創的“神仙魚”載著八桂山水飛出亞洲,飛越美洲、澳洲、非洲、歐洲,讓西方觀眾感受到中國畫的意境之美,看到美麗的壯鄉之景,把廣西故事講述到世界的高端平臺。

他就是吳學斌,一位土生土長的壯族畫家。


錦繡家園情


讓我們先來看一份簡歷。

大學學歷:中文本科

繪畫師承:嶺南派和大風堂大家黃獨峰

擔任職務:曾為廣西人大常委、廣西政協常委、中國致公黨中央委員、廣西區委副主委,現為廣西政協辦公廳巡視員、廣西中華文化促進會副主席、美術專業委員會主任、東西方美術院院長、中國東盟藝術研究院副院長、廣西政協書畫研究院副院長,廣西師范學院、廣西財經學院、邕江大學、百色學院等教授、石河子大學山水畫研究院副院長等。

創造多項第一:獲邀出席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90大壽慶典的唯一中國畫家、第一個在英國國會舉辦畫展的中國畫家、第一個在英國國會丘吉爾廳作《美麗廣西》演講的中國畫家、第一個作品被選上國家郵票的廣西畫家、第一個榮獲米蘭世博會聯合國kip金獎的廣西畫家、第一個榮獲廣西五一勞動獎章的掛職干部、第一個作品被贈送中國-東盟博覽會主題國總理的廣西畫家……

這是一份頗不尋常的簡歷,為了讓讀者有一個更直白的理解,不妨套用主人公說過的一句“名”言:“從政是我的職業,寫作是我的專業,而畫畫是我的事業。”這“三業”的三足鼎立,注定讓他的格局和情懷與一般的作畫人不同。

上個世紀90年代,吳學斌在陽朔縣掛職副縣長期間,就為當地群眾辦了很多實事,并利用自己在海外的人脈資源和藝術影響力,通過義賣和募集資金建起了兩所學校,獲得了廣西“五一”勞動獎章。從政的經歷,也讓他比其他畫人更有大局意識和憂患意識。這種感受和意識被融入藝術創作之中,大大升華了他的作品境界。正如南京美術學院著名評論家賀萬里所評:“學斌畫藝的提高,在于格調與境界的超拔。”《美術界》雜志甚至將此作為一種現象進行評介和討論。

“我不僅僅是一位畫家,也是一位公職人員。都說桂林山水甲天下,其實八桂大地無處不桂林。我一個吃壯家米、喝壯鄉水長大的壯族人,不把養在深閨的錦繡家鄉宣揚出去,不利用特長為當地人民做點實事,對我來說就是一種罪過。”吳學斌說。

河池就有吳學斌所說的“養在深閨人不識”的秀美河山。此前吳學斌在陽朔掛職時,利用假日常常采風寫生,就感到“漓江山水好看不好畫”,而且畫的人太多了,難出新意。一個機會打通了他山水畫創作的思路——2003年,河池人民選舉吳學斌為廣西的人大代表,他感動之余,有生第一次去了隱藏在“神秘面紗”下的河池。

“太美了!”這是吳學斌對河池山水的第一印象。他將之比為未琢的璞玉,其天生麗質更奪人心魄。在這里,他看到的不但有漓江山水的秀美,更有北方大山的雄渾氣象。最能感受母親美好的,無疑正是自家的兒女。在這位壯家兒子的筆下,河池的山山水水在樸拙中氤氳,在剛硬中柔婉,沉靜而活力十足,他描繪出的豈止是無言的山水而已,這何嘗不是壯族人的氣韻呢。這份對自己家鄉美的感動,促成了他邀請區內外58位著名畫家赴河池共繪錦繡河池的壯舉,并且把這樣活動舉辦到首都北京。

他的河池六甲風光作品,為他帶來了很高的榮譽。而他亦先后為河池10多個鄉鎮引資建設圖書館,并要求65%的圖書是農村科技讀物,35%的圖書是文學、歷史等門類讀物;農民進館學電腦免費。他還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資助了不少貧困師生。

不知不覺間,這位“三業”齊足并驅的壯家人走過了溝溝坎坎、是是非非,也走過了知天命之年。

生在錦繡壯鄉,對美有著非一般敏感的吳學斌而言,是他最引以為豪的事之一。也因此,他篤信他的所謂“天命”之一,就是用他最擅長的畫筆向世界傳揚自己家鄉的美。

他在勤于筆墨技法研習的同時,更將一腔心血投入家鄉蒼莽的山川,質樸的家園——南寧的《青秀山》、柳州的《風雨橋》、桂林的《漓江》、梧州的《騎樓》、北海的《銀灘》、欽州的《三娘灣》、防城港的《港口》、崇左的《花山》、百色的《靖西》、河池的《姆絡甲》、來賓的《圣堂山》、賀州的《黃姚》、玉林的《真武閣》、貴港的《西山》等等作品,帶著濃郁的鄉土氣息,飽含濃烈的時代色彩,極具個性感受和創意,飛向了世界各地。吳學斌用畫筆傾訴著自己對家鄉這片山水的熱愛,彰顯了一位壯族畫家的赤子情懷。


神仙魚國禮的誕生


2009年8月初,剛完成《錦繡河池》創作,即將啟程前往百色隆林參加“火把節”的“勞碌人”吳學斌接到了一個通知,自己與另外三位廣西本土畫家被選定為第六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國禮的創作者。這是廣西本土畫家的作品首次登上中國—東盟博覽會“國禮”的榮譽之臺!

2009年8月中旬,正逢“火爐”長沙發熱之時,氣溫高達40度,距長沙一小時車程的醴陵,同處于酷熱當中。但對于繪制國禮的廣西畫家來說,天氣的肆虐并不是最讓他們頭痛的。

此次廣西畫家承接的任務是,以中國畫的藝術形式,在瓷器上繪制釉下彩瓷瓶——國禮鳳尾樽。

醴陵瓷器,中國名瓷之一。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中國產品有兩件榮獲金獎,一件是茅臺酒,另一件就是醴陵瓷器鳳尾樽。鳳尾樽又稱巴拿馬瓶或馬瓶,是中國瓷器器形的代表之一。醴陵的釉下五彩的制瓷技藝因此獨步天下。此次博覽會選擇了名家繪名瓷,并且要求出名品,由醴陵名窯紅玉紅瓷工藝美術廠特別燒制,作為此屆博覽會的國禮,可見其要求之高。

此外,鳳尾樽這種器形,肚小脖長又往外開,非常難構圖。頭兩天,吳學斌畫得很苦,但經過兩天的鉆研,到第三天就開始得心應手了。當地的瓷畫工藝大師張震老先生稱贊道:“吳學斌先生不愧是名畫家,適應能力真強,一般人要花一年半載才能搞清楚的問題,他幾天就解決了,而且還畫出自己的國畫特點來。”

在瓷器上畫圖畫,不可能象工藝畫那樣細膩精到,有著深厚文學功底的吳學斌從中國畫的特色、韻味和寓義著眼,選用了與博覽會的主題和特點相關的題材。如畫熱帶魚,即很有東盟地域的特色,寓意東盟“風生水起,力爭上游”,畫紫藤小雞,寓意東盟“紫氣東來,勃勃生機”;畫山水風景,構圖更費心思,把起頭和結尾的山水在瓶上連成一圈,寓意東盟“一衣帶水,山水相連”;畫荷花,寓意東盟“和諧共贏,合作發展”……

2009年10月20日,吳學斌繪制的國禮“合作共贏”神仙魚鳳尾樽被贈予了當屆主題國老撾總理波松。

當初被指定為第六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國禮的繪制者之一時,盡管一向淡泊低調,獲知這一消息,吳學斌也難掩內心的欣喜——“又可以為宣揚家鄉文化出一把力了”。在他看來,這不只是繪制者個人的榮耀,更是國家對廣西藝術家的認可,是廣西藝術家進步的表現,也是廣西藝術界底氣的體現,對加大宣傳壯鄉廣西的風土人情、文化建設、山水風光等,提升廣西文化特別是書畫藝術在海外的影響力無疑有著深遠的意義。

而這,僅僅是他的神仙魚走向高端平臺的一個起點。


從生鐵時代到黃金時代


2016年6月,吳學斌應英國皇室邀請出席伊麗莎白二世女王九十壽辰慶典并為女王繪制賀畫《九如圖》祝壽。慶典期間,《神游壯鄉——吳學斌畫展》被安排在英國國會斯威敏斯特宮丘吉爾廳舉辦。據介紹,這是第一個中國人在英國國會舉辦畫展,也是第一個在英國國會舉辦的中國畫展。英國女王代表莫利紐克斯總督特地帶著女王的禮物到場致詞祝賀和感謝,哈里王子送來了感謝信。畫展也成為了女王九十大壽慶典的一項文化活動,同時也是吳學斌三十年來,用畫筆把廣西故事講到世界的一次高潮。

吳學斌說,我一直有一個夢想,就是廣西人的世界夢,中國畫的世界夢。作為一個廣西的畫家、中國的畫家,我希望把廣西文化、中國文化通過我手中的這支畫筆畫到全世界,讓全世界都了解我們的文化。

為東盟國家領導人制作神仙魚國禮之后,吳學斌以其“獨樹一幟、獨具一格、獨領風騷、獨步畫壇”的美術作品,更廣泛地獲得了國際上業內業外人士的認可和喜歡。他以標志性題材神仙魚和中國及世界有代表性的風光、景點、名勝結合,構成一種新奇的具有文學性,又有視覺沖擊力的特殊創作風格。中國風光尤其是廣西風光隨著他的神仙魚游遍世界五大洲,很好地宣傳弘揚了中華民族古老而又充滿活力的中國畫藝術,極具開創性地講述了中國故事、廣西故事。

接下來的幾年,吳學斌把“神游世界”的重點放在世界藝術的中心歐洲。在法國盧浮宮、米蘭世博會、英國皇宮、國會,以及俄羅斯等地都舉辦了畫展。

他的神仙魚時而從秀麗的桂林山水飛到巴黎的凱旋門,時而從柳州侗寨的風雨橋穿梭于威尼斯,時而成群結隊地從欽州的三娘灣游過貝加爾湖,猶如莊子逍遙游,神游于八桂秀美山水與世界各地,也“游”進西方觀眾的眼里。

在談及他的作品“神游”歷程時,吳學斌用了3種金屬來比喻3個進程:生鐵時代、青銅時代、黃金時代。

20世紀90年代初,吳學斌主要還是畫傳統的中國畫題材。“當時的魚還沒有游出來。”吳學斌說道,“那個時候,就像一塊生鐵。鐵不發光,有點生澀,但是足夠硬度。這個硬度,來自中華文化的底蘊。”帶著這份堅硬,揣著對中國畫的自信,他的作品開始走出了國門,流傳到了亞洲各國,廣受歡迎和肯定。這讓他感受到中國畫藝術在海外的吸引力,萌生了想“以獨創藝術弘揚中華文化”的念頭。

進入21世紀,吳學斌的畫作日臻成熟,此時,神仙魚“也游出來了。”吳學斌追憶起自己的第二個時代——青銅時代,那是在不斷研習畫作中不斷參悟中華文化經典的時代。他從莊子逍遙游里獲取靈感,“游”出了他的“神仙魚”,如鯤鵬展翅般在中國山水里“飛”了起來。就像鍛造出的青銅,開始發光,比生鐵更多了色彩——那個時候,他的“神仙魚”已經逐漸成為了他作品的標志。不畫魚,人都不識君。他的“神仙魚”一出,人人都知那是他的畫。那個時候,他的魚兒開始游到美洲、澳洲、非洲,讓大洋彼岸的觀眾領略到中國畫還可以如此活靈活現地創作。

當繪制的神仙魚鳳尾樽被作為國禮送給其他國家的領導人時,吳學斌發覺“神仙魚”完全可以做為文化使者。于是,他把魚兒放歸壯鄉的山水里,想著自己魚兒不只是打著自己標簽的一條魚,而且是一種文化符號,還可以像劉三姐,像繡球,從八桂山水滋養而生,承載著弘揚壯鄉文化的使命。懷揣這份使命,2010年開始,他的魚游進世界文化藝術中心——巴黎盧浮宮、米蘭世博會……開啟了“神仙魚”的黃金時代。

西方觀眾被這些騰飛于秀美山水的“神仙魚”驚艷了。這些作品不像常見的水墨山水,作者有意識地崇古推新,采用中國傳統的泥金紙和石色顏料,創作出富麗典雅的效果,在金碧輝煌的歐式展廳和皇宮里,彌補了單純水墨畫的黯淡,凸顯了五彩繽紛的壯鄉景色,增強了視覺沖擊力。人們跟隨著“神仙魚”神游到美麗壯鄉,徜徉于古意悠遠的秀美漓江……領略到八桂山河的壯美和中華文明的藝術神奇。

“一個畫家,一定要有文化人的責任與擔當。”吳學斌說道。在他看來,書畫藝術是一座很好傳播優秀文化的橋梁,藝術無國界,通過這些傳統民族文化藝術形式,可以把美麗廣西、美麗中國的風景、風情、風俗帶到世界各地,把美好的廣西故事、中國故事融入藝術精品之中,“講述”給更多的世界觀眾。

站在新時代的藝術征程上,吳學斌認為,廣西畫家可以有更多的自信和機遇大膽地“走出去”。

在“走出去”之前,“打鐵必須自身硬”,耐得住寂寞積淀創作出藝術品,而不是技術品。擁有民族的根基與情懷,也要有世界的眼光與胸懷。不偏居一隅,不局限于一域,秉持一份藝術追求與文化擔當,心懷壯鄉,遨游世界,去實現自己的“廣西人世界夢”和“中國畫世界夢”。

三十年來,他往來于東西方之間,2014年更是創辦了志在弘揚民族文化,促進國際交流的東西方美術院,團結一批廣西藝術家,把弘揚推介廣西民族文化作為己任。作品已經傳播到五大洲數十個國家和地區。他本人的作品被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加拿大議會主席唐-沃普爾、老撾總理波松、柬埔寨總理洪森,查爾斯親王、威廉王子、哈里王子、新加坡總統黃金輝、總理李光耀、韓國總統金大中等及加拿大議會、美國議會、英國國會、英國皇室等上百個政要、僑領和機構收藏陳列。他獲得過世界華人風云人物大獎,作品更榮獲法國盧浮宮美術沙龍展學術獎、巴黎東西方美術年展金杯獎、米蘭世博會聯合國kip最高獎、第二屆世界華人美術作品大展金獎等。

而讓他走出去的,就是他的標志性題材“神仙魚”。他歷經數十載,終于用他的神仙魚與有代表性的風光、景點、名勝結合,形成一種具有文學性,又有視覺沖擊力的特殊創作風格,讓美麗中國的風景、風情、風俗,尤其是壯鄉廣西的大美河山隨著他的神仙魚游遍世界五大洲,把廣西故事講述到海外,講到了世界的高端平臺。

如今,吳學斌已深具大家風范,不僅成為中國畫界新風尚的典范,更為引入注目的是,他筆下極富意蘊的廣西山水將以更從容大度的姿態走向世界,去實現他的“廣西人世界夢”和“中國畫世界夢”。

(來源:廣西政協報)


上一篇 《廣西新聞聯播》播出【八桂先進人物】凡一平(致公黨員):寫作讓心..     下一篇: 大愛無疆 熱血傳情     返回列表

廣西網警虛擬崗亭

廣西網警ICP備案

警警
察察
体彩十一运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