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海外聯誼 > 鄉音鄉情 > 內容

鄉音鄉情

威廉的故事

點擊:    作者:致桂宣    編輯:致桂宣    錄入日期:2011-05-24 00:00:00

                                                     

                              作者:文琪

    1958年威廉出生在菲律賓馬尼拉,父親是廣東人,母親是菲律賓人。天資聰穎的他,從小深得父親的喜愛,5歲被帶到香港讀書,應該說,他的華文基礎,就是從那時開始建立的。70年回到馬尼拉繼續學習華語,先后就讀于百閣公民學校、馬尼拉愛國學校、怡朗華商學校,威廉知道,這么頻繁的轉學,父親是要給他創造一個學習華語的好環境。那時家里窮,每天上學放學的六公里地,都是步行。還在怡朗華商學校讀書時,鄭榮亮老師獨具慧眼,發現他是個當華文老師的好苗子,力薦他到當時急需華文老師的樹里爻孫逸仙小學教書,由此,威廉走上了一條華文教育之路。

    在樹里爻孫逸仙小學工作兩年,還是那位鄭榮亮老師找到了威廉,讓他回到正缺華文老師的怡朗華商學校教書。效力母校,自然沒二話,在怡朗華商學校一干就是十年。這時,威廉一位嫁給臺灣人的姐姐對他說了一句話:“男人當老師沒有出路,到臺灣去闖一闖吧”。哪個好男兒不想有出路?威廉的心蠢蠢欲動了。他離開了華文教師的隊伍,來到臺灣當譯員,月薪5萬披索,這與在菲律賓當老師時的收入相比較,簡直是天壤之別。1992年,一個頗具浪漫色彩的機緣威廉認識了后來成為他太太的車安安女士,正是這位安安小姐,把英俊瀟灑的威廉先生喚回了菲律賓,給菲律賓華文教育界增添了一名精兵強將。1997年,威廉出任蘭佬中華中學校長。其實,在出去碰撞的這些日子里,揮之不去的一個夙愿,就是回到華校工作。但威廉有顧慮,他的顧慮不是當校長和當譯員之間月薪幾萬元收入的減少,他在想:當校長,我行嗎?自己的華語水平僅僅是初中畢業啊,況且,學校里還有高中畢業的老師呢。威廉能正視自己的不足,又有在華校十幾年教華語的經驗,加上風華正茂、血氣方剛……為了心底那條真正的“出路”,為了不悔今生,他勇敢地接受了這份重任,上任后他如魚得水,工作得到了董事會的大力支持。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裁掉了兩個沒有華語文憑的老師,他認為,沒有文憑,就意味這方面的修養不夠,要教好書幾乎不可能;當時有的華語老師,只懂閩南話,聽不懂普通話,而學習普通話已經是世界大趨勢了,因此他一方面利用假期派老師到中國進修,一方面,請中國專家來學校開辦講習班;他推行簡化字、使用漢語拼音注音法;他改善辦學環境和條件,在基建方面頗有建樹……威廉的眼光由點及面、由表及里,七年前,他與同處南島的鄢市恩惠學校徐奮忠校長、三寶顏中華中學蔡雙杰校長、時任密三米斯光華中學王宏忠校長四人,聯手籌備成立了南島華教協會,聯絡南島各華校交流華文教育教學經驗,組織每年一屆的“華語情”活動,使得南島華文教育改革的聲浪日漸高漲、各華校教學水平顯著提高。期間,他兼職擔任過菲律賓華教協會副主席、南島華教協會會長等職務,還連續六年當團長帶學生到廈門進修漢語……在蘭佬中華中學一干又是一個十年。

    2007年,威廉先生來到依里干基督教學校白手起家開創華文教學班。這是一所菲律賓人辦的學校。校長看到了學習華語的世界潮流,他講:在我們的學生中間,如果有哪位想學華語而沒有得到學習機會,我們怎樣向子孫交代?正是有了這位識大體的校長,才有了威廉先生在這里傳承中華文化的機會。俗話講:萬事開頭難。而威廉不怕難,因為他有華校管理和教學的經驗,有執著精神。要辦華文班必須有生源。一開始,威廉先生動員并親自帶領了20多位家長和孩子去中國參加夏令營,使他們見識中國、了解中國。回來后,華文班開辦了,第一年,就有40名學生報名學習華語。從未接觸過華語的菲律賓孩子,容易對華語學習產生畏難情緒。威廉在教學和教學活動兩方面著力,以調動孩子們學習華語的積極性。教學方面:之前孩子們沒有學習過華語,他自編教材,由淺入深,重在口語,聽、讀、寫跟上的訓練學生;教學活動方面,同樣圍繞著口語這個訓練重點,引導學生用普通話講諸如《司馬光砸缸》、《放羊的孩子》等一些淺顯易懂的小故事,舉行歌詠比賽,舉辦中秋節、春節游園等活動。來到威廉工作的依里干基督教學校,在教室和校園的墻壁上,隨處可見威廉煞費心思制作的促進學習和評比的壁報,讓學生放眼就有學習華語的機會。威廉全身心投入,工作局面很快打開。現在學校里每天上、下午各兩個小時共有四個班一百多名孩子在學習華語。為了使漢語教學能在這所學校扎下根,使孩子們受到規范的漢語教學,他向校長提出了下一步華語教學工作的建議:1、從下一個學年開始,幼兒園各班開始教學漢語,每天一節課,三十分鐘, 2、小學各班每天學習一節華語,四十五分鐘 ,3、使用自編和現行菲律賓華教中心華語教材。

    威廉的故事講到這里,或許有人要問:是威廉沒有其它能力和機會賺更多的錢,才去從事微薄收入的教師職業嗎?回答是否定的。其實威廉有很多賺錢的機會。別的不講,利用他當譯員的天分,就可以有相當可觀的收入。有人向筆者透露,早些年,深圳一家大公司慕名聘請他去當譯員,月薪人民幣六、七千元,只要他肯干,還可以加薪,可威廉不動心;去年,又有人找上威廉的門:一家菲律賓公司從中國進了一套很大的設備,需要調配安裝,請他當譯員,工作穩定,單位就在家門口,收入又是現職的好幾倍,條件這么好了,也遭謝絕。那么,威廉不在乎收入的多少,近乎于癡迷的熱愛著華文教育事業,是他的家庭富有不需要他去賺錢嗎?回答也是否定的。其實,威廉一直在缺錢啊。他的大女兒1993年出生,不久,因持續的高燒不退,落下了嚴重的后遺癥。到現在,光為孩子治病這一塊,就花掉了一百多萬元的披索,家里還有一個正讀中學的小女兒……是的,威廉不是在為自己的飯碗找工作,他“不用揚鞭自奮蹄”,做著自己感覺應該做、喜歡做、做了一定有能力做好的事。

    筆者創造了一次專訪威廉先生的機會,訪問是在一個星期六上午他家里生病女兒的病榻前進行。走進一個約20平方米的臥室,靜靜的,氣氛有些沉悶。眼前有兩張床、一張小方桌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只見威廉生病的女兒睡在靠窗的那鋪大床上,鼻子上插著吸管、不會講話、不能自主進食、沒有知覺、大小便失禁,威廉的太太及兩個女傭正無語地忙出忙進。威廉背靠著女兒的床坐著接受采訪,采訪因病孩的咳嗽、嘔吐、拉屎尿等狀況的出現,威廉禁不住一次次回頭張望而中斷。如果不是筆者在場,這天首當其沖照看女兒的,應該會是威廉。雖然家里請了兩個女傭,但近一年來,他女兒的病情持續惡化,連他太太店里的生意也打理不了。不是親眼所見,怎敢相信,這位在華文教育戰線上叱咤風云的驍將,竟有著如此的無奈!又有誰知道,威廉在為菲律賓華文教育事業盡情地揮灑著青春和汗水的同時,又有著多少苦楚? 威廉一頭連著濃濃的親情,一肩挑起沉甸甸的責任。走進臥室對面威廉的書房,這里是另一番景象。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華文教學的參考資料和威廉自編的教材等等物件,可以想見威廉先生在這里挑燈夜戰、在課堂上循循善誘的情景。講起他供職的學校、他的學生、他的工作和工作所取得的績效,講起對學校華文教育前景的設想,威廉如數家珍,我們從他臉上讀到的是那份滿足、那份慰籍。

    投身華文教育事業歷盡滄桑幾十載,威廉有過得意,也有過失意,他都以淡然、坦然處之。問威廉:后悔嗎?威廉摘下深度近視眼鏡,揉揉眼睛,平靜的說:這輩子就這樣做下去了。

    威廉不改初衷,他的故事正在繼續……

                           


 

上一篇 以藝術作品架設中美友好發展的橋梁     下一篇: 最后一頁     返回列表

廣西網警虛擬崗亭

廣西網警ICP備案

警警
察察
体彩十一运夺金